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海归博士献身革命,牺牲50余年后家人才知其身份

2020-06-30 11:26 已围观115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牺牲在雨花台的中国“保尔”

■何建明

海归博士献身革命,牺牲50余年后家人才知其身份

许包野像 新华社发

1

在上海龙华革命烈士纪念馆和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馆里,我看到一个特别的名字,他叫“保尔”。因为他牺牲时用的是化名,他的家人在他牺牲50余年后才知其革命和战斗的一生。

“保尔”的真名叫许包野,是中共地下斗争时期我党杰出的高级领导干部、中共江苏省委书记。在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上海滩,他曾令敌人大动干戈却又无可奈何。

许包野从厦门市委书记的岗位上调任江苏省委书记时,为了防止敌人再度破坏省委的阴谋得逞,所以化名为“保尔”。通常敌人破坏我地下党组织主要靠我们党内的叛徒,“保尔”这名字使得叛徒也无从找到这位新任省委书记的“背景线索”,更不知其“长相”等情况。从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有头有脸”的共产党高级领导人想在上海公开场合出现已无可能,即便乔装打扮也很容易被暗探特务抓获。中央把基本没在上海露过脸的许包野从厦门调来出任江苏省委新一任书记,客观上来说也有这一因素。

许包野1900年出生于泰国暹罗。算命先生最初给他起的名字叫“许金海”,显然是希望其长大后发财致富。对中华传统文化格外崇尚的父亲在许金海7岁时,将整个家都搬回了广东澄海老家。幼年时许金海就进了私塾读书,后来又进入澄海中学。这所实行新式教育的著名中学给了许金海特别重要的启蒙,他立志要做一个有用于社会和国家的人。

1919年,中学毕业的许金海受到“五四”运动的洗礼,更加明白了“救国”的意义。也就在那一年,他听说西安大学的蔡元培校长正在出面组织招考赴法留学生。许金海听说后心潮澎湃,立即报了名,并自起“许包野”大名,意在雄心与志远。

汕头一考,澄海的许包野名列第三,成了公费留法学生。出国留学,对许包野来说,有种鸟儿挣脱笼子一般的自由之感。但有一件事让他很沮丧:他身边已经有了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姑娘做他的媳妇。

关于他与这位不识字的媳妇之间的故事也很传奇:已经留洋的许包野开始主动“劝离婚”,后来不成就想“休妻”,然而都没有成功,最后就采取教妻子识字的办法。妻子很乐意,但认定“女子无才便是德”的父亲极力反对。许包野这回真“野”了,下定决心要把妻子教成“才女”。于是俩人靠通信教授知识,从“尔——即汝、女、子、而、若、君”“他——即其、之、渠、彼”“我和尔就是我们(多数的)”学起,竟然成了“月月通信”的精神夫妻,在留法学生中一时传为佳话。

许包野留法时,正好遇上了中国革命初期的一批才俊,如周恩来、蔡和森、向警予、陈毅、李富春、邓小平等同学,他们的革命激情和斗争精神一直在影响着这位原本抱定“科学救国”“实业救国”理想的澄海青年。许包野学的是哲学和法律。而当时的欧洲,马克思主义和共产主义学说正风靡一时,特别是在留法的进步学生中广为传播。许包野作为哲学和法律专业的学生,他对《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这类书的学习与研究自然比一般人更方便和深入。

1922年,周恩来等中国学生在巴黎成立“少共”时,许包野已经从里昂大学转学到德国哥廷根继续学哲学,兼修军事学。许包野到了德国后,其学费和生活费要比在法国时高出3倍,但崇尚教育的父亲还是咬着牙满足了儿子的需要,这也体现了潮汕地区高度重视教育的传统。

哥廷根优雅的古建筑、茂密的山林和迷人的冬雪让身为潮汕人的许包野着迷。让许包野感觉更自由的还是大学里的学习气氛,因为那里从专业、课程到教授,学生都可以自由选择。

自由的氛围对研究学问来说可谓意义重大。与同时旅欧的中国留学生相比,许包野的学习时间和环境远超他人。在革命队伍中,他是海外学习时间最长(11年)、学历最高(双博士学位)、外文最好(懂英、德、法、俄、奥、西班牙六国语言)的一位罕见的革命者。1923年10月10日这一天,对许包野来说非常重要。一门心思“搞学问”的他,遇上了一位举止稳重、理着平头的军官出身的中国留学生,他叫朱德。几次集会和相处,许包野觉得朱德是位可以信任的“大哥”。这一年,许包野在朱德的介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参加革命后的许包野开始以自己所学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和思想,与朱德等进步留学生一道从事革命活动,结果引起了德国政府的不满。许包野被德国政府驱逐出境,到维也纳继续完成哲学博士的学业。次年,许包野在拿到哲学和法律双博士学位后,受组织派遣到了莫斯科,在东方大学和中山大学“中国班”任教。许包野风度翩翩、知识渊博,不仅成为许多中国革命青年留学生崇拜的偶像,还因为他兼任莫斯科地方法官,也受到很多年轻的俄罗斯姑娘青睐,但许包野始终钟情于他的“尔”——妻子叶雁蘋(原名叶巧珍,是许包野为其妻改的新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