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专访爱奇艺制片人李楠|《小姐姐的花店》是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

2019-08-16 23:26 已围观88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或许是故意预选了如此特别的一天,今天,《小姐姐的花店》到了最后的收官一期。

  两个多月前,独创“酱油色系”画面风格的综艺《小姐姐的花店》将“开店风”延伸到百花之城佛罗伦萨。从#小S谈老公家暴# 回应外界对家庭的猜疑,到大众对#宋佳是开花店还是做慈善# 产生争议,再到差点引发粉圈震颤的#林彦俊小鬼吵架#……几乎没人想到,这档以“花时间,去生活”为出发点的慢综艺后续成为话题焦点,辐射到女性生活现状、中西文化碰撞、真人秀制作理念等方方面面。

专访爱奇艺制片人李楠|《小姐姐的花店》是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

  “慢综艺”的概念已然不陌生,甚至于很多人都开始有些审美疲劳。今年不仅有《小姐姐的花店》,还有迎来季播综艺“三年之痒”魔咒的《向往的生活3》《亲爱的客栈3》,也有《青春的花路》这种创新海外旅行和客栈经营的体验式综艺。

  据镜像娱乐(ID:jingxiangyule)向节目制片人李楠求证,“姐”系综艺《小姐姐的花店》的出现竟然是作为综N代的“绝地逢生”。当节目组对于面临改版的《姐姐好饿》毫无头绪时,偶然间被一句“只要姐姐还在,其实什么都无所谓”点拨,豁然开朗。

专访爱奇艺制片人李楠|《小姐姐的花店》是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

  如今,《小姐姐的花店》刚刚收官,但“姐”系综艺带来的能量与讨论仍在发酵,以经营类慢综艺之姿成为浪漫美妙的突围样本,《小姐姐的花店》为我们提供了哪些创新思路呢?

  千金小“姐”,自我体谅

  与其他经营类慢综艺开餐厅或开客栈等“夫妻项目”不同,在节目组前期调研结果中,工作、家庭、子女、双亲等现实压力不断拉低着当代女性的幸福指标,而她们普遍都有一个做养成游戏、开实体店的梦想。如果让她们给想开的实体店排个优先等级的话,店铺类型依次是——花店、咖啡店、美妆店等。

  作为制片人,李楠一直希望拓展真人秀的边界,而花店刚好是一个还未被综艺触碰的创新领域,且受众广泛,对女性吸引力较大。以欧阳娜娜为例,一个本身不喜欢花的女孩通过一节花艺课就对花产生了的兴趣,乃至成长为花店的花艺师。

  同时,据艺恩发布的《2018年中国网络综艺市场白皮书》显示,网综用户一年的观片量集中在3-5档,其中女性显示出对网综更多的喜爱。李楠解释道:“因为我们之前做《爱上超模》,后来做《姐姐好饿》,一直都是针对女性受众人群的节目,所以我们也比较擅长做这种类型的节目,知道她们想看的是什么。”在女性主义盛行的当下,用懂女性的一批人打女性的需求点,《小姐姐的花店》走出了拿下受众市场的第一步。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小姐姐的花店》是一堂小姐姐们自我体谅的课程,开店的目的更像是为了帮助女性观众重新认识自我、看重自我、体谅自我。

专访爱奇艺制片人李楠|《小姐姐的花店》是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

  有趣的是,花店嘉宾的最初选择标准竟然是星座,“小S是当时首先定下来的一位MC,因为之前的合作比较了解,我们俩都是双子座,很多想法都比较相像。”李楠在确定了小S为花店的中心人物后,便开始构建多边人设。

  欧阳娜娜和小S多年前自《康熙来了》建立起的交情自不必多说,宋佳则是两人共同朋友的强力推荐,“宋佳跟小S一定能合得来,果不其然就是这样。”再加上少女春夏和闺蜜阿雅,跨代际的女性群像逐渐露出。

专访爱奇艺制片人李楠|《小姐姐的花店》是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

  所以,我们看到了一名年近40的女性事业成功,老公、孩子、婆婆都体贴可爱,性格讨喜、外形不错的小S,心底藏着自卑与苛刻;没有组建家庭、洒脱生活的的宋佳会记错事、找错钱;已经走在同龄人前列的欧阳娜娜和春夏则背负着更多人的期望、对前路有着更多的迷茫……

  另外,小小的花店映射着当代女性职场,李楠谈到,“比如说女性在职场中,要怎么面对员工、怎么面对客人、怎么经营一家店,这些关系其实是我们想在这个节目里输出和传达的。”她们虽然与都市职场女性同样有着不同的身份,但都有着类似的心态所带来的类似的压力,看起来光鲜亮丽、令人羡慕,实际上各有神伤。正如节目第一期的片头即指出 “这是一段寻找自我的旅程”,浪漫美妙的外衣下隐藏着犀利的现实意义。

  “卸妆”真秀,情趣进化

  看惯了“撕”系综艺的宫心计,《小姐姐的花店》尝试从解油腻的角度入手,成年人的世界本就内敛且过度自尊,能敞开了聊自己的机会不多,李楠希望创造出一种全新的综艺标签——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营造轻松温情的氛围,让嘉宾放下包袱,不刻意追求所谓的综艺感,演绎真实自我。

专访爱奇艺制片人李楠|《小姐姐的花店》是有角色无人设的“卸妆式”真人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