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暴风集团风暴掀翻多家金融机构,谁为52亿资金

2019-06-05 19:01 已围观64次 来源:热点资讯 编辑:张馨予

由于缺乏有效披露,暴风集团在浸鑫基金中扮演的真实角色,目前无法得知。而由此暴露出的中国企业海外投资风险,为金融机构的此类业务,敲响了警钟。

光大证券5月31日公告称,招商银行已起诉全资子公司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光大资本”),要求光大资本履行差额补足义务,涉及金额34.89亿元,光大资本及其子公司名下相关银行账户、股权及基金份额已被申请财产保全。

这也意味着,暴风集团、光大资本、上海群畅三方在浸鑫基金的出资,很可能是劣后级份额。2016年4月19日公告显示,光大资本、光大浸辉在浸鑫基金分别出资6000万元、100万元,上海群畅亦出资100万元,暴风集团及其全资子公司暴风(天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暴风投资”),分别出资2亿元、100万元,其中暴风投资、光大浸辉、上海群畅三者为普通合伙人。

一起失败的海外并购,将众多金融机构拖进泥潭,而作为收购主体的上市公司,却俨然事外之人。

不过,浸鑫基金后来的融资额有所变化,总额为52.03亿元,比原定计划多出2亿元,扣除普通合伙人之后,实际融资额52亿元,优先级份额也略多于原定规模。

但从披露信息来看,通过浸鑫基金的合伙协议、架构,暴风集团似乎早已将自身置于安全之地。

此外,一些金融机构的海外投资也出现重大风险。广发证券3月26日披露,其全资子公司广发控股(香港)有限公司,在开曼注册成立的一只以衍生品对冲策略为主的多元策略基金,由于外汇剧烈波动和相关市场流动性缺乏等原因,2018 年亏损1.39 亿美元,并且还需向经纪商追加1.29亿美元保证金。

暴风集团称,浸鑫基金完成初步交割后,监管环境发生较大变化,MPS经营也陷入困境,不具备持续经营能力,无法进行收购。

暴风集团此前披露显示,浸鑫基金共有14名出资方,其中,暴风投资、光大浸辉、上海群畅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群畅”)为普通合伙人,出资额均为100万元;招商财富、爱建信托、暴风集团、招源涌津等11家为有限合伙人,出资额合计52亿元。

浸鑫投资的其他中间级、劣后级投资人,目前尚无法确定。如果招源涌津认购的6亿元仍为中间级,在优先级份额变动的情况下,其他投资人认购的14亿元,很有可能就是劣后级份额。

虽然暴风集团隐藏了浸鑫基金的结构化安排,但成都中院2018年9月对上海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君富投资”)起诉四川信托一案的判决书,却揭露了该基金的优先、中间、劣后的三级结构。

根据媒体报道,2018年10月22日,华瑞银行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请求,裁决光大浸辉向其支付投资本金、投资收益等合计约4.52亿元。

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光大浸辉,则在合伙企业拥有极大权力。公告显示,全体合伙人签署入伙协议后,即视为光大浸辉被选定为浸鑫基金的执行事务合伙人。而执行事务合伙人对合伙企业运营、投资等事务有排他性权力,应为合伙企业做出所有投资及投资退出的决策,并可对协议约定普通合伙人有权独立决定的事项独立做出决定,而无需进一步取得其他合伙人的同意。

此次增资后一个月,暴风投资甚至还减少了出资。2016年4月19日公告显示,暴风投资对浸鑫基金的出资额,由1500万元降至100万元,暴风集团的出资额则从6000万元增加到2亿元,合计出资2.01亿元,但两者在合伙企业中的角色未发生变化。

第一财经 杨佼

奇怪的架构

虽然光大浸辉、浸鑫基金已起诉暴风集团,起诉理由却并非差额补足责任,而是要求暴风集团履行回购义务。

根据暴风集团2016年4月19日披露,招商财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招商财富”,招商基金全资子公司)在浸鑫基金出资28亿元。在3月26日的业绩发布会上,招商银行时任副行长兼董事会秘书王良称,招商财富认购的浸鑫基金份额,来自该行理财资金。

颇为奇怪的是,身为收购方的暴风集团却在合伙协议中,将自身注入了“无权”地位。根据披露,浸鑫基金的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3名,其中,光大浸辉委派2名、暴风投资委派1名。而暴风集团并未向浸鑫基金投委会委派人员。

2016年5月,浸鑫基金完成对MPS 65%股权的收购。此后,MPS经营陷入困境,并在2018年10月宣布破产。浸鑫基金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相关投资出现风险。

此外,光大证券对差额补足协议的具体内容也语焉不详,至今没有披露具体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