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李卫国:中国农业科技创新大有可为!(日本农

2019-06-13 23:10 已围观163次 来源:开封 编辑:张馨予

这些设备虽不一定有多高技术含量,却可以显著提高小规模农户的作业效率,这对中国的南方农业的机械化极有借鉴意义。看到这些设备,增强了我对广西田园立足国内农业生产现状,小步快跑,不断迭代,开发推广相比于现状能提高工效的多种植保及其他生产作业配套机械的信心。

日本形色色小农机农具

最后感谢《农资与市场》杂志社钱方勋、王国明和郭英民三位老师的精心策划与组织,感谢大河国旅李蕙董事长和张小花经理的悉心安排,也感谢在日本接待、陪同的黄导、纪老师以及默默为我们装卸行李的日本司机师傅,还有不吝向我们介绍日本情况的多位老师。

在新泻,清田先生开始也是做农资经营的,但后来为了提升自己对农户的粘性,提升相对于其他农资经销商的竞争力,开始拓展农产品经营业务,开办农产品超市,为农户农产品销售提供平台,收取相比于传统渠道低得多的农产品代销佣金。目前,在农资约每年3000万元(折合人民币)销售额的基础上,拓展出了约6000余万元(折合人民币)的农产品销售业务。

在千叶农博会上,参展热点项目之一是植物工厂相关建设材料、设备和技术。所谓的植物工厂技术也就是自动化、智能化程度更高的无土栽培设施农业技术。

(来源:农资与市场杂志 官微)


永田先生还给大家介绍,在日本,国家标准规定苹果生长季节可以进行34次化学农药防治,而永田先生通过改进波尔多液的配方,并借助Bt等生物农药,可以将化学防治次数降低到一造只用7次(感想——即使像波尔多液这么老的产品通过改造和摸索,依然可以创造奇迹!)。

日本大米价格高在中国国内是出了名的,在国内不明就里的消费者膜拜说日本的大米价格高是因为质量好。本次参访,听邀请的多位老师讲才知道日本稻谷的生产成本是中国的六倍,这么高的生产成本肯定不可能卖低价了。

而广西田园已开发并投放市场了一系列集成了物联网技术的电动低容量背负式及机载式喷雾器,性能与技术水平也独树一帜,只要我们不妄自菲薄,沿着自主创新的路走下去,我们不会差的。

日本丸源锯子工厂96年专注锯子,看着很普通,其实结合了3类锯子的优势于一体!速度特别快!

2018年10月15日星期一于8L9571航班

在参访的农场,我发现手动的喷雾器在日本依然在使用;水稻收割后,小农户依然将水稻一把把捆扎后,晾晒在临时撘装在稻田的铁管上;稻田中依然捆扎着用来驱鸟的稻草人(只不过是工厂化生产的塑料人形或猛禽形物);

日本稻谷成本高的原因是由于日本农业领域原来禁止工商业企业进入农业,全国范围的农协为维护农民的利益,对农产品协调定价销售,面向消费者在国内形成了垄断价格,保护了低效的生产方式(看来对一个产业过度的保护反过来会伤害这个产业的竞争力和健康发展);并且随着农协垄断地位的形成,农协运行效率低下,在提供给农户的农资和代农户出售的农产品上附加了高昂的费用。

近年来日本放开了工商企业从事农业的政策,新进入农业从事农业生产的新型经营主体在日本迅猛发展,7%的经营主体贡献了很大占比的销售额。由此来看,相比于中国的稻谷生产,日本应该面临着比中国更大的国际竞争压力。“哥只是个传说”看来适合所有被神话的远处的人和事。


在千叶农博士会上,虽然没能看到令人感到震撼的农业神器,但见到很多很接地气的高效农机具,包括各种用来搬运农资、农产品的人力及半人力的手推车,用于收集捡拾落在地面果实的设计精巧的农机具,挂载在水田工作机械上的水稻除草机械。

一周日本之旅,组织方有意安排同行团员间不断更换同房间合住人员,为团员间的广泛深入沟通交流创造条件。一周的沟通交流,我新结识了国内一群农资界的精英,除我以外全团的37人已全部可以叫出姓名了,从许多团员处了解到他们目前的探索和思考的前沿,与多个团员达成了的进一步深入合作交流的意向。这一行人员从此也有了一个共同的称号——15团团员。

2018年10月9日至10月15日,我参加了由《农资与市场》传媒组织的“2018日本高效农业前沿科技游学之旅”。在这期间我们参访了在千叶举办的日本农博会、位于新泻的清田先生的农资与农产品超市、位于长野须板市的永田荣一先生的苹果苗圃和苹果园及手锯加工厂,以及位于名古屋三重县的植物工厂等地方。

从永田先生那里,我感觉,只要我们能沉下性子,用心去做,中国现在的农业技术创新还有很多文章可以做。



在参观千叶农博会和三重县的植物工厂后,参访团成员旅途中就植物工厂农产品的与大田栽培农产品可能的品质差异、植物工厂在中国的前景展开了探讨和分析。我感觉在中国西北光照充足、土质差的区域、土地复耕投资大的工矿业废弃用地上、城市屋顶阳台农业领域,发展植物工厂应该会有一定的价值。

近年来,农户农业物资采购和农产品销售摆脱农协的趋势在扩大(看来在即使在民主自由的市场经济国家,垄断性组织也一样会官僚化和低效化),被我们视为神话的日本农协模式也在日本日趋衰落。

参访永田先生的手锯厂,大家被永田先生生产的用于果树修剪的手锯的高效、省力的作业性能吸引,许多团员当场买了多把(这启示我们,即使一把简单的工具,里面也有很高的技术含量和改进创新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