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茶的“独善”与“兼济”

2020-07-24 14:23 已围观198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王希言 罗森  

  庚子年初暴发的疫情,让所有的奔波戛然而止,我也被困在家乡。清明节前的某一个好天气,我同朋友去茶园体验“采茶”。

  

  茶园位于安康市汉滨区牛蹄镇境内。从市区出发,沿包茂高速便驶入了蜿蜿蜒蜒的乡村干道。熏风微拂,路旁的油菜花开得正好,时不时点缀上几株白色樱桃花和梨花,我才意识到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经历过故乡的春天了。

  

  茶园位于秦岭南麓、汉水北岸的牛蹄镇境内。牛蹄镇得名来源于一则道家传说:老子骑牛经过凤凰山下,牛儿跃至山涧的巨石上俯身啜饮泉水,离开后方在石上留下脚印。这山涧泉水也因此得名牛蹄河。传说已不可考据,但这一日的茶园之行,却让我体会到了传统“天人合一”思想在此处的深远影响。

  

  从牛蹄河离开,步行至公路旁,路边是大片的灌木丛,朋友介绍说:“这就是茶园了。”我有些诧异,大约是长期在欧洲生活的原因,受了西方工业社会的影响,对于工作地与居所的理解,总认为应当有严格清晰的功能划分,互不影响。所以,对茶园的想象,自然是围起来的一片山地,与百姓的住处泾渭分明。所以,真正到达茶园时,由于没有看到围栏或其他清晰的界标,我并未意识到自己已经身处其中。

  

  放眼望去,整座山被改造成梯田,不远处,几栋新旧不一的房屋散落在田间地头。

  

  秸秆有序摆放,肥沃了此间的土壤,一垄一垄的茶树就在这山间错落点缀,望之生机盎然。茶树恰巧长到不用弯腰就可以伸手采摘的高度,前几日刚下过雨,嫩芽新发,与旧的叶片形成深浅不一的绿色。

  

  因疫情而无法开学的孩子跟着父母或兄弟姐妹,还有城里来体验乡村春意的人们,稀稀疏疏地散落在茶园之中。朋友说:“春雨过后,茶叶长得很快,刚刚采摘过,又冒出了新的芽尖儿。茶园的工人都要忙不过来了,住在附近的不能开学的孩子们参与其中,按采摘的重量付给他们报酬。一天下来,也能赚个几十块不等。”

  

  朋友递给我一个竹编的篓子,我们一边采茶,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聊天中得知茶园的主人名叫陈鸿昌,安康牛蹄镇人,幼年随家人迁入西安,并在首都学习生活数十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完成学业后,他毅然放弃了首都的高薪工作和优渥的生活,回到家乡创立了“京康现代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在为桑梓带来经济收益的同时,更极大地改善了留守儿童的生活状态。如前文所言,茶园这样的产业吸纳了就业,提供了更多发展的可能,大人们再也不必背井离乡讨生活,孩子们亦能承欢膝下、共聚天伦。

  

  朋友娓娓道来,我听来颇觉感动。包括我在内的大部分人,都在努力追求自身的进步提升,有时缺乏更为宽广的视角。这时有人选择逆主流而行,把改善其他人尤其是底层弱势群体的命运当作自己的使命,正是应和了总书记近日在安康调研时讲的那句:“移得出、稳得住、住得下去,才能安居乐业。要住得下去就要靠稳定就业,务工是主要出路。”

  

  夕阳度西岭,我们结束了采茶的体验。收茶的车停在路边,茶园的工作人员对着山谷高喊:“收茶咯——”大人小孩,纷纷带着自己的成果汇集起来。小时候读陶渊明的诗,所谓“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描绘的大概就是这样的情景吧。工作人员熟练地把茶叶倒在簸箕上,查验品质、称重、付钱,继而将茶叶按照品质收入不同的容器之中......夕阳照在一张张喜悦而恬淡的脸上,他们或是丰收了茶叶,或是用劳动成果换来了报酬,或是放松了身心,每个人都是开心的。《老子》有云:“甘其食,美其服,安其居,乐其俗”,我在牛蹄镇的茶园体会到了。而这样的场景,出现在采茶季的每一天,也出现在了脱贫攻坚的汇报展板上,展现在了牵挂每一位普通民众的总书记面前。

  

  茶园一日体验,原本只是在疫情长久禁足之后的一次普通郊游,却让我产生了许多关于生活和发展模式的思考。自启蒙运动之后,西方社会主张人对于自然的征服,在此思想观念下,科技和工业得到了持续不断的发展。然而,人们在享受以西方观念为主导的现代文明所带来各种便捷的同时,却不可避免要面对发展带来的代价:如今天日益严重的环境污染和气候变暖,甚至今天席卷全球的疫情,都是由于人类在处理自身与自然之间关系时失当所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