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残忍程度超出你想象

2019-05-08 18:35 已围观83次 来源:易车 编辑:张馨予

显然,校方和家长在处理言语攻击和间接攻击时的态度,与直接身体冲突相比全然不同。在女生霸凌事件里,受欺凌的女生往往总被一句轻描淡写的“别太敏感了,只是被说了两句而已”草草打发,本该及时遏止的女生欺凌行为就这样被纵容下去。

女生更爱动嘴不动手

杭州:14岁女生被11人围殴2小时 只因用手指了一下同学 /视觉中国

此外,在集体欺凌的现场,个体往往会觉得自己的身份隐没在群体中,不受注意,内在的束缚也随之消失了,这种心理被称为“去个体化”。没有了保持个良好形象的压力,加上情绪煽动,个体便也忘乎所以地加入暴力的狂欢中。一女子小学里,一名女生把受凌人的书丢到地上踩后,接着其他学生也一个个排着队用脚去踩书,好像排队打饭一样平常。

另外,女生参与校园暴力的形式往往更隐蔽,这也导致她们的霸凌行为更不易被察觉。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同样,当霸凌行为在社交平台引起围观时,也有部分网友会不自觉地加入施暴者的队伍中,火上浇油。在美国15岁女生Sadie在上吊自杀前,家人看到她经常拿着手机发呆。事后警方也通过聊天记录和留言证实她在Snapchat、Instagram 等社交软件上遭遇了严重的网络欺凌。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很多人眼中,校园霸凌只不过是男生间的推搡打闹。家长往往觉得男孩子小打小闹挺正常,学校也乐于依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与家长私下解决,不会公开处理。

北京洛阳伊川实验中学一女生被同学划脸 鲜血瞬间喷出 /视觉中国

Duncan, Neil (1999) Sexual Bullying: Gender Conflict and Pupil Culture in Secondary Schools,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被忽视的女生

Shariff, Shaheen (2008) Cyber-Bullying: Issues and Solutions for the School, the Classroom and the Home, London & New York: Routledge. 

参考文献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山东模拟法庭进课堂小学生扮法官学司法 对校园暴力说不/Sipa

韩国14岁少女被学姐暴打, 全身鲜血跪地/视觉中国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社会心理学家谢里夫发现,在现场围观欺凌行为的学生中,原初约有三成人站在施暴方一边。而这三成的旁观者非常有可能在霸凌过程中被教唆成直接的施暴人:“你的朋友都在骂了,你不骂,是不是自己人?”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节目主持人马东曾在《奇葩说》中坦白自己在学校被欺负的经历——“没被打过,但是(他们)会把我带到一个砖垛神秘的拐弯抹角的去处,然后按着我的脑袋说:‘说段相声’”。谁会觉得“说段相声”是一种霸凌呢?老师也不觉得。等他告到办公室,一办公室的老师甚至起哄:“来,先说一段。”

Chu, Joyce (2005) You Wanna Take This Online? Cyberspace in the 21st Century bully’s Playground Where Girls Play Rougher than Boys. Time, p.42-3.

Debord, Guy (2014) The Society of the Spectacle, Trans. Knabb, Ken, Berkeley: Bureau of Public Secrets. 

正如学者德波所言,“放眼我们周遭的世界,各种事物如果不出现在网络和社交平台上,似乎就是不存在的。” 然而网络上曝光的霸凌视频只是冰山一角,水面之下,女生参与暴力事件的数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东方头条(2017)少女因校园霸凌自杀,亲人给欺凌者提心碎请求

校园暴力其实是一种特殊的攻击行为,包括直接冲突和间接冲突两种类型。前者可细分为直接身体冲突,如掌掴、勒索、抢夺,和直接言语冲突,如辱骂、嘲弄、起绰号等。后者则是霸凌人借助第三方来欺辱对方,包括散布谣言、社会排斥等等。

校园霸凌一直是个历史悠久的世界性难题,这其中本就不乏女生的身影,只是直到最近才开始进入国人的视野。然而,除了被我们看到的暴力事件之外,日常生活中被老师家长当作“女生间小打小闹”而忽视的霸凌事件又有多少?即便媒体报道让霸凌现象浮出水面,我们目前滞后又乏力的相关法律真的能保护好受欺负的女孩们吗?要知道,当虐待女同学的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南加州把牢底坐穿时,中国云南几个残忍殴打、上传受害者裸照的施暴人得到的惩罚只是——被要求叫家长并赔礼道歉。

动手不成,女孩的矛盾多数只能动口解决了。2011年美国的全国调查发现,校园欺凌事件中通过谣言、恶意捉弄、取绰号等方式的关系性攻击其实远高于身体攻击。在14至17岁的青少年中有四分之三的学生曾经遭受过关系性攻击。41%的青少年女孩都曾是关系性攻击的受害者。

有一种心理现象在女生团体中很常见,叫做“集体思维症候群”——在凝聚力很高的团体中,成员彼此的认同度很高,时间久了就会产生相似的价值观,总觉得对方说什么都对,因此当其中一个人开始嘲笑班上某个人时,其他成员也都会表示赞同和支持,觉得受凌者是罪有应得。

张文新(2002)中小学生欺负/受欺负的普遍性与基本特点,心理学报,第34卷第4期,页387-94

不堪女同学暴力,兰州中专女生欲服毒自杀/视觉中国

就拿被称为“护法”的女生来说,在老师对施暴人的小动作有所察觉后,她们的第一反应是“护法告的密”,“这也太卑鄙了吧”。除了对“护法”恶语相向,施暴人更倾向将她们臆想的告密事件在社交平台分享。在博人眼球的流行语标题、曲折离奇的故事发展情节加持之下,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谴责“护法”的队伍中。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Unicef. (2014). Hidden in plain sight: A statistical analysis of violence against children.

集体孤立成为女生惯用的欺凌手段/Flickr

在日本关东,一个国中女生在加入某社交网站的班级女生群后,发送的信息全部显示已读,却无人回复。长期的集体孤立最终击溃了女生的心理防线,她被母亲发现企图自杀,送进了医院。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类似地,“怪咖”的某个“出格”行为也会在施暴人之间“口耳相传”。一见到她做出“那个动作”,施暴人就像应验了某句咒语的神婆,狂喜不已;有的甚至会在“怪咖”表现“有若常人”时反复提醒她:“你怎么还不……”不断给受凌人施加压力。

相反,女生在媒体中长期以来都是单方面被欺负的形象。这样的刻板印象并非空穴来风,社会学调查表明,相比男生,女生的确有高于两倍的可能性成为校园暴力的受害者。

这和社会长期以来对女孩的期待有关。她们中很多从小被教育要成为“淑女”,要贤静优雅。虽说对于男孩也有“君子动口不动手”之类的教纲,但为锻炼所谓的“男子气概”,家长对于男孩肢体冲突的容忍度明显要高于女孩。

吳婧 (2016)校園暴力親歷者:沉默的深淵無人倖免

The Josephson Institute of Ethics. (2001)2000 Report Card #1The Ethics of American Youth: Violence and Substance Abuse, Data & Commentary

因为这两类攻击行为难取证,也难界定。比如,言语攻击有时和玩笑只有一线之隔。朋友间一句亲昵的“you bitch”在旁人耳中也许无伤大雅,若放在言语霸凌的语境,意义便大不相同。

西安:少女被打后精神分裂案重审 校方称败诉影响教育 /视觉中国

细数女生参与霸凌的关键词——情感、衣着、口音、地域、残疾等等,它们似乎在什么地方似曾相识——“原配打小三:剪衣服、剪长发”,“方言的歧视”,“中国残疾人去哪儿了”……这些新闻标题提醒我们,女生霸凌和成人世界的议题息息相关。除了从孩子身上寻找原因,我们或许更应思考,社会中的戾气给孩子带去了什么?

虽然霸凌背后的心理不同,运行方式却非常相似。首先,都会给受凌者取外号。例如,和老师较亲近的女生会被称为“走狗”、“护法”;不合群的会被叫作“奇葩”。去年在日本发生的一起校园暴力事件中,一名横滨中学生就因来自地震与核污染灾区而被同学称为“病菌”。

知道女生校园暴力事件为什么长期被忽视之后,另一个令人困惑的问题是:为什么女生倾向于使用言语攻击、间接攻击和网络欺凌?

朝日新闻(2017)社群網站暗藏的網路霸凌 國1女遭已讀不回尋短

新京报网(2015)云南一女中学生被拍裸照发QQ空间 当地警方介入调查

女生间的校园暴力,比打架更可怕

由于采用直接身体攻击的大都是男生,他们往往更能引起校方和家长的注意,不需受害者或围观者站出来发声,发青的眼圈、淌血的嘴角和沾尘的衣物,已是无声的证明。

校园暴力不是个新话题,但让人们始料未及的是,最近曝光的校园暴力事件里,主角清一色都是女生:

2013年加拿大哈利法克斯市,17岁女孩雷塔耶-帕森斯自杀身亡,她的父母称,女儿因受到网络欺凌而自杀/视觉中国

河南常德:一小学女生遭同班女生围殴 脾脏破裂被摘除/视觉中国

在北京伊川县文正中学流出的霸凌视频中,被欺凌的女生被一群人轮流掌掴。众多围观学生不但不制止,还凑近受凌女生的脸拍摄。视频结尾处还有学生高喊:“来,一起上,扇她!”

陈国威, &陈小梅. (2005) 学童欺凌─ 心理剖析.香港教师中心学报 ,Vol. 4

将暴力完全与男性划上等号也是性别歧视的一种。因为事实证明女生也可能使用暴力手段。在2000年美国一项针对15000青少年的调查中,有60%的女生承认她们曾在一年内打过人。只是相比男生,女生发生严重肢体冲突的概率较低,因而不被重视。

中国青年网(2017)北京伊川校园暴力事件涉5个班8名学生,校长被撤职警方立案

荷尔蒙成为女生霸凌的又一幕后推手。夹杂着性器官的辱骂和嘲弄在女生欺凌中不绝于耳。邓肯举例道,有月经初潮的小学六年级女生,因为渗血的裙角被冠以“血腥玛丽”(Bloody Mary)之名,然而同年级的男生却对这一外号的含义一头雾水。

然而女生小团体中的姐妹情谊是怎么演变为集体暴行的?

然而女生在校园暴力中不仅仅扮演受凌人的角色——在北京伊川的暴力视频里,两名女生轮流掌掴另一个女学生至少21次,边打还边喊:“我手打肿了”。如此看来,女生都是“小绵羊”、施暴人大多是男生的结论显然有些站不住脚。

新华社(2017)安徽一女学生遭校园暴力学校隐瞒不报,校长被免职6人受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