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超前消费:警惕冲动背后的信用危机

2019-08-24 06:51 已围观196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原标题:超前消费:警惕冲动背后的信用危机

超前消费:警惕冲动背后的信用危机

  透支消费让年轻人不堪重负。3月21日,一名大学生展示自己持有的信用卡。本报记者 李念摄

  “如果看了我去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你一定会以为我年收入至少20万元呢。”在杭州工作5年多的宫燕芳是一名90后,她的支付宝2018年年度账单显示,过去一年里,她在支付宝中的消费达到14万元,高于98%的同龄人。其中,网络购物花费“贡献”最多达4万多元,其次是餐饮外卖2万多元,交通出行接近2万元……

  失控的超前消费

  “房子月供2600元、蚂蚁花呗还款1500元、京东白条还款1850元、信用卡还款2400元,这个月又要借钱度日了。”

  “我也差不多,每月要透支信用卡3000多元,入不敷出好多年了。”

  3月15日,发薪日领到工资的宮燕芳和同事李婷计算着各自的收支情况。

  如今,像她们这样的年轻“负翁”已不在少数。“90后人均负债12.79万元”“月光族变月欠族”等新闻轮番登上微博热搜榜。有调查报告显示,2018年超两成白领处于经济负债状态,成为典型的“穷忙族”,其中超前消费是主因。

  伴随80后、90后成为消费市场主力,“这月买下月还”的消费方式已成常态。《2018中国消费信贷市场研究》显示,我国消费金融规模已超8.45万亿元。这些期限通常不超过一年的信贷产品,主要用以购买日常消耗品、衣服、电子产品和支付房租,而使用人群主体就是热衷于超前消费的年轻群体。

  杭州80后青年吴昊前年装修房子时,用京东白条和蚂蚁花呗买了近10万元的建材、家具家电,这种超前消费帮他解了燃眉之急——既能早日搬进新家,又避免了向亲朋借钱的尴尬。

  对普通人来说,近10万元的债务显然是一种莫大的负担。但每月工资不到7000元的吴昊并没有慌张,他申请了24期分期还款,每月还款5000多元。入住新房后,他并没有停下超前消费的脚步,又陆续用京东白条和蚂蚁花呗分期购买了5000元的笔记本电脑、4000元的空气净化器、3500元的日本料理机……

  渐渐地,吴昊每月的还款额从5000多元涨到了7000多元,每月入不敷出,攒钱更是不可能的事。今年3月,在还完最后一笔分期账单后,他深有感触地说:“感觉就像失控了一样,总觉得这些东西必须马上就买,没钱借钱也要买。现在回头来看,有些东西完全可以缓一缓,等有钱了再买。”

  “每月东挪西凑还账单的日子就像在爬坡,越到最后越累,现在好不容易到达山顶了,我可不想再爬一次。”吴昊苦笑着说。

  谁刺激了我的消费

  今年即将大学毕业的刘晓玲就读于杭州南郊一所高校。因为1000元左右的生活费已经不能满足其消费需求,所以从大二开始,她就开始使用蚂蚁花呗消费。

  支付宝2017年发布的《年轻人消费生活报告》显示,在1.7亿的90后中,有超过4500万人开通了蚂蚁花呗,其中有接近四成将“花呗”设为支付首选。

  “手机、口红、包包……在这些方面,很多同学的消费一点也不比工薪阶层差。”刘晓玲告诉记者,大学生花费上千元购买名牌并不是稀罕事,甚至有人通过校园贷借钱出国旅游。

  《2018大学生消费洞察报告》显示,大学生日常可支配金额为每月1405元。其中,非必要支出达593元,主要用于个人社交娱乐、零食饮料、鞋帽服饰以及护肤彩妆等;提前消费意识强,50.7%的大学生使用过分期产品。

  阔绰的生活一旦开始就难以停下。面对陡增的日常开销,蚂蚁花呗、信用卡等已经不能满足一些年轻人的消费欲望,他们把目光转移到借贷平台上,校园贷等各种网贷平台应运而生。

  90后李强目前债务缠身。对他而言,超前消费已经像家常便饭一样,有时遇到别人异样的目光,他还会反过来向别人“推荐”自己的消费观:“早买早享受。现在借贷平台那么多,随便哪个都能借1万多,借了就慢慢还呗。”

  “花呗、借呗和信用卡账单显示,我的债务已经突破5万元,每个月固定还款4000多元。”李强的支出超出了他的收入水平,为此,他不得不拆东墙补西墙——透支信用卡还花呗的钱,或者在借呗上借钱用于信用卡还款。

  “现在借钱的门槛越来越低,一些网贷平台、银行机构还刻意诱导超前消费,导致一些年轻人在借钱消费的路上越走越远。”杭州市民王娜深感忧虑地说。

  信用危机警报已经拉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