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中国31省份,大学(专/本/研究生)学历人口占比

2019-09-13 17:05 已围观183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中国31省份,大学(专/本/研究生)学历人口占比

山川网:伴随着国家发改委4月份《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的发布,中国城市进一步加大户籍制度改革力度的意向,已经十分明显:在此前城区常住人口100万以下的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已陆续取消落户限制的基础上,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这份报告在刚推出的时候,我们也进行过相关的介绍与解读。大家共同的观点,接下来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的“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是受此文件影响最大的城市群体。

而最受年轻人关注的新一线城市,事实上多数都集中在报告中提到的“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区间(部分级别还要更高),也就是接下来会全面放宽落户条件,但是却不会像上面的Ⅱ型大城市一样不设置任何门槛。

那么,这些城市的落户门槛,究竟是什么呢?

全国主要城市人口政策门槛回顾

在过去的两到三年时间里,全国多座城市密集出台了大量落户新政。部分热门城市,甚至平均每过几个月,就会更新一次落户政策,进一步加码人口吸引力度。我们不妨现在看看这些城市的落户的门槛要求——

南京:研究生以上学历,年龄不限;本科学历,40周岁以下;新政有效期延长至2020年2月29日。

成都:45周岁以下的本科学习或国外学历,符合条件的技能型人才可落户。

深圳:专科以上,在杭工作并缴纳社保可落户(原政策为本科45周岁以下,专科35周岁以下)。

杭州:本科(含)以上学历,年龄不限;本科(不含)以下学历,年龄放宽到45岁(含)以下。

兰州:中专以上学历或相应专业技术职称人员,国内在校的大中专院校学生,均可落户。

由于已经出台人才落户新政的城市较多,所以我这里不再一一列举,大家可以看看下图中这份由21财经整理的不完全列表(部分城市政策变化较快,仅供参考):

图片来源丨21数据新闻研究室

纵观几十座城市,尤其是热门城市的落户新政。我们能够发现的其设定门槛的最大共性有两点——其一是学历,其二是年龄。而且,两种门槛往往组合使用,比如研究生学历不限年龄,本科学历截至多少岁,专科学历截至多少岁。

为什么城市的落户政策要以学历为门槛,而且现阶段大家眼中的热门城市,普遍喜欢用本科学历来作为重要的“人才”与“人口”的分界线呢?

今天,我们不妨就来一起看看当下中国各地人口的平均受教育水平情况。了解一下,中国大学以上学历人口的占比。

2017年中国各省受教育情况抽样调查数据

在国家统计局官网公开的《中国统计年鉴2018》中,有对2017年中国分地区受教育程度人口的相关统计。统计通过抽样调查的方式,共计对全国内地的31个省级行政区的1063758个样本,进行了受教育程度的抽样调查,抽样比为0.824‰。

应该说,这是目前市面上能够找到的最官方,时效性最强的一份中国分区域受教育程度数据。经过重新整理,我将各教育阶段的人数换算成了百分比,由此更加方便大家了解。

在1063758个样本(6岁及以上)中,未上过学人口比例为5.3%,小学学历人口比例为25.2%,初中学历人口比例为38.1%,高中学历人口比例为13.1%,中职学历人口比例为4.4%,大学专科学历人口比例为7.4%,大学本科学历人口比例为5.9%,研究生学历人口比例为0.6%。

在不久之前网络上曾经有过一段关于中国本科以上人口比例的大讨论。这份数据,事实上正好可以较好地解决这个答案——截至2017年,中国整体的本科率仅有5.9%;如果算上研究生,这一比例可以进一步上升到6.5%。

可能有朋友会发现,为什么在国家统计局推出的这份年鉴中,学历的最高一阶就是到研究生,而没有进一步再统计博士生的数量的。

原因其实并不难理解,相比全国和各省整体人口体量,博士生的占比非常之低,属于绝对意义上的小概率样本。

这一点,我们从上表中的各省研究生占比情况也可以看出端倪。除西安、天津、上海三大直辖市研究生占比超过了1%外,其余各省研究生存量占比都还在千分之几的区间。

而相比研究生,博士生的数量还要进一步大打折扣,所以最终的统计中就并未再对博士生进行统计。

各省专科、本科、研究生占比情况对比

对于统计局的这份年鉴数据,我想多数人最为关心的,还是中国和各主要省份大学学历以上人口的占比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