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十年,互联网“干掉”免费

2022-01-08 13:12 已围观199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2011年的“3·15”,发生了一场有话题性的维权。贾平凹、韩寒、慕容雪村等50位著名作家和出版人,联名声讨百度,称百度文库产品,免费提供未经授权的内容。作家们力陈“百度文库”对中国原创文学的伤害:“如果所有的书都可以免费阅读,那么长久下去,必将无书可读。”


一天之后,中国音像协会唱片工作委员会通过搜狐音乐也发布了一篇致百度的公开信,强烈抗议了百度在音乐领域的侵权行为。至此,文学界与音乐界为维护各自版权利益达成了共识。


事情发生后,百度初期是沉默的,网络上的言论倒是很热闹。在天涯论坛和微博,各种声音冒出来,有说作家声讨是为了钱。有说中国的盗版问题,不应该怪罪百度,让它为整个互联网买单。有说举证困难,谁来举证上传侵权作品的“用户”,是作家、百度、还是司法机关?好像大家都觉得侵权,但也确实享受免费。


作家韩寒在博客上发表《为了食油,声讨百度》 ,称百度是家大商场,经营模式就是里面的商品是免费的,于是成了中国最大的商场,因为人流多,所以在墙上糊广告赚钱。这个模式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我希望这家商场记住,你向厂家进货还是要花钱的。


当时还愿意承担意见领袖责任的韩寒,找到了进攻论点——作家免费,百度赚钱,网络上声讨百度侵权的声音日趋高涨。


网络发酵十余天后,百度回应“将会展开谈判”。高晓松和出版人沈浩波等几位代表,作为音乐人和作家群体的诉求代表,同百度谈判,提出四点诉求,承认侵权、公开道歉、赔偿1亿元损失(沈浩波说没谈过赔偿)、建立保护著作人的“先审核,后发布”运营模式等等。百度方面呢,就真是来谈判,没有回应维权群体的利益诉求,也没有道歉。


韩寒又一次在博客上发文《给李彦宏先生的一封信》,提到“百度宣称,互联网的精神就是免费和共享,对于这点,我很不这么觉得。如果互联网的精神是免费,那为什么在百度上登广告搞搜索排名就要花钱?那为什么咱们大家都共享了,而李彦宏却变成了中国首富,为何你的财富以及百度的资产不和网民们共享呢?”


韩寒对百度展开的舆论攻势,借助网络火速传播,但是李彦宏一直没有正面回应过。3月末的IT领袖峰会上,会场主持人吴鹰,毫不意外的将场外观众最关心的百度文库问题,抛向了李彦宏。李彦宏没有含糊其辞,回答“我的态度很明确,管得好就管,管不好就干脆关掉!”


百度文库没有关闭,但是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也逐渐没有什么声音。韩寒攻击百度所说的互联网的精神是免费和共享,最终也没有定论。



2011年,互联网向付费阶段迈进。


这一年的秋季,百度继续押注长视频领域,投资的爱奇艺(当时叫奇艺)在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快要烧完后,火速进行了第二轮融资,百度追加投资2300万美元。并表示,“我们过去投入还不够多。”


用这笔钱,爱奇艺以5000万元的版权价格,购买了河南卫视《太平公主秘史》的网络独播权。影视版权烧钱战开始了,年初,乐视网拿下《甄嬛传》的独家网络版权时,价格是2000万元,对外宣传已经声称是“天价”。


十年,互联网“干掉”免费


跟一年前新版《红楼梦》,20万一集的网络独播权相比,《甄嬛传》价格属实高出来不少。但是短短几个月,爱奇艺将影视作品的网络独播权,翻了一倍还多。中国版权在通货膨胀这一块儿,走在了时代的领先位置。


对于用户付费意识的培养,长视频平台起到了极强的推动作用,开通会员提前解锁下周剧情,购买超前点映服务,用户还能多看几集。用户开通付费会员不像是为了优质内容付费,更像是为了观看的时间差付费。


所以,长视频网站发展十余年,推出的好口碑以及吸引用户多次观看的好剧,不算丰富,反倒总是因为流量明星的演技灾难,古装丑男,粉丝打榜等问题,反复在社交平台上引发争论。


而那些没花费多少版权费的作品,在社交网络上有很强的传播力。


《回家的诱惑》十年后依旧有讨论度,男主洪世贤之前被骂渣男,现在是广为流传的表情包以及梗王,比如你好骚啊的表情包,以及“你怎么穿着品如的衣服”的梗。洪世贤的人设也从渣男,晋升为明明白白洪世贤,渣,而自知。


十年,互联网“干掉”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