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为什么算力网对运营商既有机会也有挑战?

2022-02-20 18:30 已围观76次 来源:湖南科技网 编辑:张馨予

  “

  算力网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重大系统性工程。近中期的规划,中远期的创新方向,算力网的建设和发展需以终为始,由近及远,稳步推进。

  ”

  算力网络不仅是一种新型的网络技术方案,而且是由新型算力技术、网络技术、算网一体技术、管理编排技术、运营服务技术和绿色安全技术等多领域技术栈组成的一套完备的技术体系。这是中国移动赋予“算力网络”的定义。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段晓东表示,算力网络是以算为中心、网为根基,网、云、数、智、安、边、端、链(ABCDNETS)等深度融合、提供一体化服务的新型信息基础设施。

  对于中国移动而言,算力网络的目标是实现“算力泛在、算网共生、智能编排、一体服务”,逐步推动算力成为与水电一样,可“一点接入、即取即用”的社会级服务,达成“网络无所不达、算力无所不在、智能无所不及”的愿景。

  算力网络还是对云网融合的深化和新升级,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对象升级,云是算的一种载体,算力将更加立体泛在,包含边端等更丰富的形态;二是融合升级,算力网络不仅是编排管理的融合,更强调算力和网络在形态和协议上的一体融合,同时也强化了以算为中心,ABCDNETS等多种技术的融合共生。三是运营升级,算力网络对网络运营管理的要求更高,从一站式向一体化、智慧化演进;四是服务升级,算力网络是以算力为载体,多要素融合的新型一体化服务。

  如何建设算力网络?

  算力网络是一个继往开来的重大系统性工程,既是近中期的规划,也是中远期的创新方向,算力网络的建设和发展需以终为始,由近及远,稳步推进。

  段晓东认为,算力网络的建设发展分为三个阶段,从泛在协同、融合统一到一体内生,推动算网关系不断深化。

  在泛在协同阶段,需持续完善算力网络基础设施,推进智算、边缘等泛在化算力的规划部署,网络链路的优化升级,实现算力跨层调度和网络跨域拉通,成为国家东数西算布局的核心力量。通过协同算网服务入口,实现资源互调,为用户提供算网一站式开通服务。

  在融合统一阶段,重点是构筑融数注智的“算网大脑”,对算网原子服务能力进行组合和封装,通过算力和网络资源的统一管理、编排、调度、运维、优化,实现算网服务的端到端确定性保障。同时还要构建算网统一运营平台,为用户提供统一的服务入口,实现算网业务统一开通、统一计费。

  在一体内生阶段,需体系化布局算力网络的前沿技术研究,实现算网一体的全新发展,重点难点是原创技术的引领和算网服务的模式创新,构筑自主可控的算力网络技术体系。

  段晓东还表示,在算力网络的建设和运营中,也有三个大的关键要素。

  一是算力的泛在化,需要加快边缘算力的建设和运营,形成云边、边边协同发展的局面;二是算网大脑,算网大脑直接决定了算力网络的成败,算网大脑的自动化、智能化、智慧化程度直接决定了算力网络的自动化、智能化程度;三是算网手脚,主要包括各类网络的控制器和算力的管理器,相关控制器和管理器的开放解耦程度制约着整个算力网络编排调度的灵活性。

  面临哪些挑战?

  算力网络是一个长期庞大的系统工程,对于运营商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面临一系列问题。

  在技术方面,发展“算力网络”,推动算网共生,是中国主导提出的重大原创技术体系,有大量原创性成果。如突破经典冯氏架构,极大提高计算并行度和能效的存算一体技术;改变互联网的基础架构,在协议上实现算力向量与距离向量叠加融合的算力路由技术,打破算力和网络的边界,在形态上实现算网一体共生的在网计算技术;打破异构算力技术生态竖井,实现应用跨架构迁移的算力原生技术等。

  段晓东表示,这些原创技术涉及到基础网络的重构、计算架构的突破,需要突破常规,颠覆性创新,整个技术难度极大,需要产学研多方凝聚力量,实现原创技术创新引领。

  在产业方面,算力网络作为跨行业融通的新赛道,产业对算力网络的理解尚未完全统一,需要产业加强碰撞,凝聚产业共识,组成联合创新体系,加快统一技术路线、标准体系和目标架构构建,推动产业成熟。

  在生态方面,算力网络必将对现有的算力服务和商业模式带来全新的变革,将对整个产业价值链进行重构和升级。随着算力网络的集约型发展,将会产生大量的算力并网、算力交易、算力共享等新模式、新业态,将出现全新的算力供给、算力服务提供商。

  但是段晓东也同时指出,整个新型生态的构建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整个产业届共同探索,共同尝试,加快试验,方能加快构建全新生态。

  中国移动怎么做?

  算力网络是对传统行业的一次全方位“技术改造”,是行业发展的新引擎和价值重构的重大机遇,将覆盖完整的信息通信产业链。

  包括上游的芯片/器件、服务器、交换机、路由器、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等芯片、器件、软件、设备;中游的算网基础设施、平台服务、数字化能力等;下游的包括面向数字化转型的各垂直行业的政务、工业、教育等行业应用等。

  段晓东认为,中国移动在信息通信产业上下游发挥着“扁担效应”,处于产业链连通上下,协同左右的关键“连接点”位置。

  这意味着,中国移动一头挑起信息技术的融合创新与系统创新,发挥5G、算力网络等新基建作用,带动信息技术和产业链整体成熟;一头挑起信息技术与经济社会民生的深度融合,推动信息技术在更高层次、更大范围、更深程度的应用,以丰富多彩的信息应用进一步引领需求、创造需求,既服务普罗大众、又服务千行百业,带动更庞大的产业链。

  为此,中国移动要扮演好链长企业的角色,聚合产业链、建立创新链、带动供应链、构筑生态链、提升价值链,与产业链共同打造融通壮大的产业体系,推进国民经济高速增长。

  专家简介

  段晓东

  中国移动研究院副院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标准化和超前研究,致力于研究5G/6G网络架构、云计算及虚拟化、IP新技术等,先后担任OPEN-O国际开源组织董事会主席,中国通信标准化协会网络与业务委员会副主席,SDN/NFV产业联盟技术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入选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中央企业劳动模范等多项国家和省部级荣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采写:高超

  编辑: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