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北大教授胡泳演讲:认知盈余的社会价值

2019-04-24 06:07 已围观183次 来源:热点资讯 编辑:张馨予

  我要表达我的认识,我认为所有的价值全部都是认知盈余的合理,因此我们这个社会并不存在玩物丧志。但是事实有等级的差别,的确有,我们会有更多的希望互联网能更多的贡献个体群体之外的公共价值和公平价值,这是我想到对认知盈余价值的归类。

  最后我来做一个总结,如果我们实现所有认知盈余的价值,好的认知盈余的使用方式,我觉得我们终于来到这样一个阶段,为这个阶段而欢呼,我们现在终于可以为爱做大事了。我们以前研究人的社会行为当中发现人是为了爱做小事,凡是做大事的是为了钱。但我们现在终于有机会可以为了爱做大事情,换言之,如果我不是用特别煽情的话来说,互联网的成功是海量的,原因非常简单,有无数志愿者为我们贡献着东西,因此当用途越来越广泛,功率越来越强大,分发到普通个人手里之后我们看到无数社会奇迹被创造,改变全球人类思考、工作、学习、生活、玩耍各种各样的方式,现在特别强调我们需要发现这种工具的潜力,用这种工具来创造普惠,谢谢大家。

  4、认知盈余产生的价值类型

  4月16日,快手在西安798艺术区召开“以科技普惠 数字温度”为主题的首届互联网社会价值峰会,宣布成立中国首个由企业发起的“社会价值研究中心”。现场,快手联合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快手2018年度社会价值报告》。

北大教授胡泳演讲:认知盈余的社会价值

  讨论到这个价值之后,每个人作为一个个体,其实有一个很重要的认知,千百年来习惯把自由时间用于消费,你不大习惯如何把自由时间用在主动的创造分享上,这过程需要学习,需要设计,所以这里我会说所有的衡量他们其实不仅是认知盈余这个东西的来源,他们义不容辞的设计好,这是他们的义务。

  那么在慷慨的基础上,我们可能能够发展出一种故事叫做数字利他主义,为什么需要利他主义,想象一下社会当中所遭遇的全球范围内的挑战,在范围和重要性上,21世纪这个时间点上无论个体与社会都有非常大的挑战,比如环境的灾难、恐怖主义都是很现实的问题。在这样情况下为了发展出能够找到解决这些全球问题的方法,那么我们其实就要不断的去培育各种各样新形势的,其中一个一定来自于如何利用互联网移动技术来产生一种数字化的利他,这是从慷慨利他主义的很自然的发展路径。

  5、设计新的参与及分享方式利用认知盈余

  1、什么是认知盈余?

  我一直强调慷慨,我们人类社会没有慷慨就好比一个内燃机没有润滑油,内燃机它会发烫,它会熄火,慷慨是人类社会一个必备的要件,不仅在于说我们通过慷慨让我们社会机制运营的更加良好,我们用慷慨来测量一个社会的良好程度,一个生活的良好程度,当我们看社会,怎么定义一个良好的社会或者良好的生活,你要看这个社会在多大程度上鼓励、促进并且能够体现慷慨,这种体现不仅是全世界,也是个人的。我会说一句话没有任何一个吝啬的人他会希望社会繁荣完全依赖于这个社会成员之间彼此奉献的慷慨,我们最后衡量标准是你在多大程度上愿意衡量其他社会成员他们的福利,他们的福祉。因此要把这个慷慨强调的再多也不为过,我认为没有慷慨,就没有互联网,同时没有人类社会。

  6、现在,我们可以为爱做大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