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竟是中国人半个月买光-云岗中学-日本3个县

2019-05-28 14:28 已围观200次 来源:未知 编辑:张馨予

   在日本从事二手类商品买卖的行业被叫做“中古”(ちゅうこ),原意为二手。日本对中古近乎痴迷,在街头中古店随处可见,人潮涌动,如同国内的便利店一样常见。

   这里能淘到的货包括服饰、奢侈品、玩具、乐器、书籍、云岗中学电子产品以及亚文化的狠货等,大多成色品相不错,保养得跟传家宝似的。日本走一遭,中古店是不被写在旅游指南的桃花源。

   近些年,随着中日来往加深,国人加入中古消费的痴迷度丝毫不亚于日本人。日本人口1亿,中国人口13亿,以人均两件奢侈品计算,日本在泡沫经济时代消费的2亿件奢侈品,通过互联网的联接,丢进蓬勃的中国市场,瞬间就被淹没了。

   这些各种各样的中古店,有的挤在市井的小巷,有的开在街头,跻身在消费主义代表的商品市场之间,和高楼林立的购物商场并驾齐驱,二手文化成了一道不同于国内的独特景观,也成了国人淘金的一条通路。

   2018年,走在日本御徒町站附近的中古店,大约一半顾客是中国人,他们主要购买1克拉以上的大颗粒钻石,很多情况下购买量超过300万日元(约合18万+人民币),不少中古店,配备了中文服务。

   走进大黑屋(日本大型连锁中古店),基本都是中国人,她们用不同地域的中国方言热烈谈论着包包的价格。这些挎着大包小包眼里放光的女人,云岗中学填满了附近日料店火爆的生意。

   “半个月卖空三个县(此处的“县”为日本行政区划单位,相当于中国的市)”,是小鱼妈做淘宝全球购日本买手的记录。2016年年底开始,小鱼妈入驻淘宝全球购,主播中古非品牌珠宝及奢侈品包。云岗中学日本中古店进货速度远远跟不上卖货速度,是她最直观的感受。

   “一开始直播几千块的包,上万的不敢播,怕价格太高。后来播上万的也有人买,到现在几十万上百万也有人拍。”小鱼妈如是描述。

   和她有相同感受的还有同为淘宝全球购日本买手的庚辛和小志。他们在2016-2017年间不约而同选择迈入淘宝直播的大门,并在奢侈品包、服饰及珠宝领域寻找商机。当前大部分买手月销售额可达百万乃至千万元人民币。

   小志老家在黑龙家,初中时就去了日本,待了十多年,熟稔当地的零售交易。他回忆说,代购、微商长期占据着中国人购买中古的通道,直播出现之后,比图片更加直观的视频,吞下了部分微商市场份额,同时还增强了中古在国内的认可度,进一步刺激了消费。

   在消费力的驱动下,大部分老板愿意跟中国人做生意,但也不乏少数日本老板对拿着自拍杆的买手们摆摆手。

   一方面日本极度看重客户体验,直播会遭到店内安静挑货的顾客投诉,另一方面,店主不希望精品流到别的国家去,这样货品没法再次回流。

   “5-6年吧,目前能看得到的。5年以内日本中古还不会被买空。之后可能就要想想其他办法了。”对国人消费力,庚辛既高兴又无奈。

   在经历了近两年的“扫货”后,原先基本是本国买本国卖的日本商人,开始活跃在了香港二手市场上。以此形成了一条日本销售—中国大陆购买—到香港寄卖—被日本收购—再销往中国的货源路径。中转越多,中古成本越高。

   “LV老花水桶,前年价格是17800日元,现在6、7万日元,翻了三四番。云岗中学”小志表示。而在庚辛经营的中古珠宝领域,价格平均涨幅也达到了10-20%。云岗中学

   尽管日本中古价格持续走高,比起一手奢侈品来说,依然便宜不少。日本人诚信经营,资质有保障,也是国人热衷日本中古的原因。

   1986年到1991年这5年间,日本战后第二次经济高速发展,迎来了最疯狂的消费时代,史称“平成景气”。

   地价疯涨,东京市中心丸之内的土地价格超过纽约曼哈顿,成全球最高。人口迅速增长,超过1亿,人均GDP 从 400 美元上升到 4000 美元,90%的人认为自己是中产阶级,出现“一亿总中流”现象。

   用一句话形容那个时代,就是:钱多到花不完。东京最繁华的银座街头,一亿日元的大额存单在空中飘飞,云岗中学树丛中的两亿日元现钞无人认领。

   日本中产挥金如土,在西方国家旅游,疯狂购物,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奢侈品消费团体。50多岁的中古店老板感慨,当时日本人珠宝论箱买。

   疯狂持续到1990年,日本生产性行业的贷款比重下降到25%,非生产行业的贷款比重却上升为37%。看似繁荣的经济成了空中楼阁。

   1992年,是假象幻灭的开端,全国地价下跌,云岗中学不良债权浮出水面,大批企业陷入经营困难并破产。日本迎来 “失去的十年”。

   中产们一夜回到解放前,主妇和年轻女性卖掉奢侈品补贴家用,甚至做起皮肉生意维持生计。高价品流入二手市场,注重性价比的买家和急于出手的卖家,在中古市场握手。

   而打着擦边球的援交女孩,为鉴伪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规避法律风险和应对货币贬值,她们要求雇主以奢侈品作为交易中的硬货币,真伪鉴定被提升到重要高度。此后数年,日本的中古店以高标准保养、合理的价位、齐全的货品而闻名。

   这就不难理解,日本老板拒绝资源外流,要把有限的资源留给国人使用。而如今,这些泡沫经济时代的产生的浮华泡沫,正在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中国消费者买走。云岗中学

   在北京某房地产公司上班的郭丽珍,每天挎着LV老花纹包,穿着Burberry风衣,云岗中学踩着细高跟鞋在SOHO大厦进进出出,这些都是从淘宝全球购买手手上淘来的。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止郭丽珍一个,在她的圈子里,这几乎是共识。“女同事聚会,表面上看是吃饭聊天,实际上眼光都落在包、衣服和首饰上。”她一边说话,一边撩了撩脖子上刚买的Tiffany钻石项链。

   Gucci包与 Ferragamo鞋是女孩们的追逐,Armani套装与 Rolex手表是男人们的装备,很多领域内,名牌已经形成了自己的社会标识体系,通过穿戴定义身份、社会阶层的现象普遍存在。价廉质优的中古成了这群人的窗口,更重要的是能买到特别款,避免“撞衫”。

   “40岁以下的女性占比30%以下,40-50岁的消费者超过70%。”庚辛主营的是中古珠宝,“30多岁的女人喜欢看,要挑个性款,一个月最多买一两件。40多岁的女人看了就买,一个月能买上十几二十件。她们对奢侈品很有研究,虽然钱多但也看中性价比。”

   这似乎也符合现实,现实中中国的人均消费水平并不高。2018年,国家统计局发布数据,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只有19853元,但国人却贡献了全球32%的奢侈品消费。

   从全球来看,中国人对二手奢侈品的痴迷并非个例。《贝恩年度奢侈品报告》 显示,欧洲二手奢侈品交易额占2018奢侈品总交易额的一半。美国地区,二手奢侈品寄售网站The RealReal 2018年 7 月宣布完成 1.15 亿美金 G 轮融资,与Gucci、Prada等行业第一梯队奢侈品牌合作。

   与之协同的是,2018年全球奢侈品行业增速仅为7%,而这一数据在未来几年或将继续下滑,跟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密不可分。

   “这两年,越来越多的菲律宾人、越南人也来日本购买中古包了。”这仿佛预示着一个二手奢侈品全球买全球卖的未来。

   日本中古价格升高,二手资源越来越少,促使部分买手未雨绸缪。专注古着(二手服装)的小志在北京建立了工作室,在淘宝上做起国内寄卖的生意。

   但业务开展并不那么容易,除了买家,寄卖店铺的老板也要承担假货风险。小志找了北京一家权威奢侈品鉴定机构,帮忙做鉴定,以保证货品真实。目前在淘宝上,做寄卖的商家不在少数,归属在闲鱼优品类目下。

   但也有人暂时不敢轻举妄动,比如庚辛。“暂时不会考虑在国内做中古。要有平台,能够提供权威资质检验。就像支付宝一样,卖家先把货物寄到平台检验,云岗中学确认后再汇入货款。”

   就日本二手奢侈品行业而言,经营者需要政府认证,另外整个行业有比较完善的鉴定、评估和培训体系。与日本二手奢侈品市场成熟发展相比,中国的二手奢侈品市场处在起步萌芽期。

   根据华夏典当行援引的《中国二手奢侈品报告》调研统计,国人手中可以二次流通的奢侈品总量达 3000 亿人民币,且总量还在不断高速增长,然而国内二手奢侈品交易额却不到市场1%,市场空间想象力很强。

   阿里旗下的二手交易平台闲鱼,近期刚刚公布了几个数字:2018年GMV超过1000亿,61%的用户是90后,人均收入4296元。数据惊人。

   售卖假货并非二手奢侈品市场的初衷,但由于对产品渠道的把控问题、货物流通中存在的风险问题,以及市场发展不成熟,资深鉴定人才缺乏,国内二手奢侈品市场缺少体系规范,在识别真伪方面力不从心。二手奢侈品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莫泊桑的《项链》中,小公务员的妻子玛蒂尔德为参加一次晚会,向朋友借了一串钻石项链,来炫耀自己的美丽。项链在回家途中不慎丢失。她只得借钱买了新项链还给朋友。为了偿还债务,她节衣缩食,为别人打短工,整整劳苦了十年。最后,得知所借的项链原是一串假钻石项链。

   莫泊桑这本小说发表于1884年,过了一个多世纪,人们对象征身份的奢侈品追求依然没有改变。生命不止,消费不息。而理性消费时代,未来或许是属于二手的。

   (原标题《日本老板“慌了”,中古生意太好,中国人半个月买光日本3个县》。作者 何寒秀。编辑 洪慧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