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科技网 湖南科技网-科技创新战略,引领时代先锋

辛德惠生命绽放在盐碱地上

2019-06-01 19:14 已围观197次 来源:胶东 编辑:张馨予

  “马不停蹄地奔波、超负荷的工作、坐卧行走都在思考问题是辛先生的常态。” 曲周实验站第四任站长肖荧南回忆道,在实验站的出勤表上,辛德惠的出勤天数高达300多天,几乎一整年都待在实验站。

  1999年,在前往宁波考察的途中,连日劳累的辛德惠心脏病发,经抢救无效,猝然离世。

  缺乏照顾的孩子瘦弱多病,刘一樵一人带着三个孩子,还要兼顾事业,身心疲累。1989年,刘一樵被诊断出白血病,35天后不幸辞世。爱人辞世第二天,前去慰问的几个同事看见辛德惠坐在桌边,在本子上写“八五”攻关课题的安排。面对大家的安慰,他没有抬头,只慢慢地说了句:“我写写,分散一下……”

  中国农业大学曲周实验站内,有一座墓碑。墓的主人叫辛德惠。

  很快,村民发现这群教书匠不一样。“他们天天测水、测土、画线,还带着俺们一块平地、挖沟和打井,”张庄老支书赵文后来常常想起,“他干起活来,比社员还卖力。夏天下沟挖土,光着膀子,脊梁上都晒出大血泡。”

  

  为了打消农民的疑虑,老师们立下誓言:“如果张庄的盐碱地治不好,我们就不回西安了。就是死后,也埋在张庄的盐碱地里。”

  在曲周,辛德惠有个绰号叫“马司令”。一次,他一边切菜一边看治碱专著,把中指切伤了,他拿着纱布,一边包扎一边看书,纱布却缠在食指上,大家见了哄然大笑;还有一次吃饭时,辛德惠口若悬河地说着治碱的事,饭后有人问他吃了几个窝头,他拍拍肚子说“四个”,大家笑得前仰后合,原来,那4个窝头还都在他的盘子里。

  辛德惠关心农业研究、关心农民生产,却很少有时间关心自己和家庭。离京前,他把两个女儿托付给邻居大妈,说了句“麻烦您照顾一下”,就背着包走了。直到孩子生病,惊动了在云南的爱人刘一樵,爱人来信责问,他才拍着脑门,想起回京看看。

  人们在整理辛德惠的遗物时,发现了他坚持写了20多年的日记——“无私无畏,忘我无我,利他利国,才能真正为人民服务,为党的事业奋斗到底。这是我的全部信念和行动指南。”

 

  当地农民不相信教书先生能治碱:多少年了,一拨拨人都说来治碱,井打了、井填了,沟挖了、沟埋了,人来了、人又走了。循环往复,盐碱地还是盐碱地。

  编者的话